2019 年春天,LORRIC 发布了我们的品牌形象暨品牌影片片头短影片,抹香鲸于花莲外海浅海处下潜的片段令人感到对大自然的敬畏与美丽的讚赏。当初在 LORRIC 创办人的坚持下,我们从原本电脑动划制作的方式,更改为寻找由台湾人拍摄的抹香鲸下潜影片做为我们的品牌片头素材,经过创意夥伴数月的努力,LORRIC 终于遇见了台湾第一位水下鲸豚摄影师金磊先生以及他拍摄极美极震撼的鲸鱼生态影片。也因为这个契机, LORRIC 邀请了金磊先生与我们创办人对谈,聊聊他一路上的甘苦,以及「鲸豚拍摄」之于金磊先生的意义。

 

邀请您一同欣赏 LORRIC 品牌片头:抹香鲸下潜篇

 

2018 初冬暖阳的午后,LORRIC 邀请金磊先生来到大稻埕剥皮寮一处僻静的人文展演空间新富町文化市场,一同聊聊「鲸豚拍摄」这件另 LORRIC 佩服不已的人文生态与艺术工作,以及与金磊先生交流 LORRIC 对品牌、对产品、以及对台湾产业的想法,LORRIC 与金磊先生惺惺相惜着彼此默默希望为台湾带来的点滴改变。


理想实现是从勇敢踏出第一步开始

师大生命科学研究所毕业后的金磊先生,先是于黑潮海洋文教基金会担任解说员,之后某年获得林务局纪录片的拍摄补助,并开始尝试下水拍摄鲸豚,同时也下定决心要成为一个生态摄影生态摄影工作者,尽管在初期有些许的疑虑和不安,但已明白这就是自己所追求的职业,金磊先生毅然转换跑道,从水上拍摄到水下拍摄,将自己回归原点,从新开始到国外学习水下拍摄。


拍摄鲸豚的困难

出海一趟花费的时间很长,需寻找鲸豚,找到鲸豚后的气候、环境、光线与鲸鱼的警戒度...等都会影响拍摄的可能性,往往需花费很多时间在寻找鲸豚,真正一天下水不到30分。


LORRIC 品牌片头所使用的抹香鲸片段便是金磊先生等了7年,于2014年拍到,因为抹香鲸不是栖息在台湾,最常在夏天出没,一年平均现身10~15次,金磊先生在夏天7、8月的时候,便会留在花莲等渔船或赏鲸船发现抹香鲸后再出海,往往到达发现处时已经过1、2小时后,能否看到鲸鱼全靠船长的经验与运气了,而2015年拍到的飞旋海豚,出海一个夏天,总共只按到3次快门。


有一次在东加拍摄过程中,大翅鲸因好奇想要更靠近他,而生物间的打招呼行为是彼此肢体接触。大翅鲸的尾巴甩到金磊先生的脚。刚开始只是觉得麻麻的,没想到医生确认后,却需要住院一个星期才能出院。与不同量级的生物接触,着实需要充分的身心准备。


维持生活与热诚

金磊先生和国外技术者交流,得知可以像旅行团一样带人去日本、东加拍照,让自己有收入,同时也可以拍照,在台湾就无法如此,台湾的赏鲸模式以水上的观察为主,且出海百分之八十都看到有栖息在台湾的海豚,大型鲸鱼不会稳定栖息在台湾环境周围,只会路过,即便如此,仍是需要好好纪录生态,水下摄影在台湾属于小众市场,因而各机构对这方面的补助也较少,出海一趟的拍摄所费不赀,金磊先生便常常与其他团队合作,集结所有人拥有的资源与计划补助,以增加出海的趟数,金磊先生笑言:「就是一群想要做的人,到处去想办法,然后自己来做」。


LORRIC 期许能和金磊先生共同为台湾努力

我们在金磊先生于其专业领域的努力不懈,看到了 LORRIC 的品牌理念:挑战- 追求超越精准的产品;飞跃- 前进产业下一个未来;寻觅- 拥抱相同价值的完美夥伴,金磊先生如同与 LORRIC 一同拥抱相同价值观的夥伴,我们各自在自己的领域默默戮力向前,皆期许能让台湾发光发热。


512-6523-3010